当前位置:

如何对肺炎恐慌下的普通人进行心理危机干预

来源:心理百科2020-04-01 09:54作者:壹休网

今日我们再次讲如何对肺炎恐慌下的普通人进行心理危机干预层面的一些专业知识,由于所有人的面相不一样,因此说她们的运程也各不相同,今日呢,人们来从各个方面的,非常时刻,在这里和国内同道交流一下,灾难后心理危机干预的事儿。毫无疑问,灾难泛指地震、空难、这次特指武汉肺炎了。除了灾难的性质不一样,这次的武汉肺炎在危机干预的方法学上没有什么,对于男人和女人有着不二的说法和看法,下面跟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非常时刻,在这里和国内同道交流一下,灾难后心理危机干预的事儿。毫无疑问,灾难泛指地震、空难、这次特指武汉肺炎了。

除了灾难的性质不一样,这次的武汉肺炎在危机干预的方法学上没有什么变化,也是需要心理学援助。

这次的危机干预的人群分四类:

老百姓

一线医生护士

党政管理干部、医院领导

参与救援的人员、心理咨询师


今天讲如何服务前三群人。如果你分不清也不要紧,服务这三群人方法学一样,只是服务的内容不同、对象不同,你要用的话术也不一样。因为服务对象不一样,他们关心的内容也不一样。

因为面对传染病,不管你接触的是这三群人中的哪一类人群,都需要必备一些传染病的知识,尤其是对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比如去援助地震要了解地震的常识,有没有余震、家人情况如何。传染病也是一样,你得知道传染病的知识,要实事求是和老百姓讲。

第一群:普通人群

第一、冠状病毒是什么?

冠状病毒家庭有很多种,最厉害的、毒力非常强的是埃博拉病毒,它属于P4这一级。这个病毒强到什么程度呢?我所在的美国第三大城市芝加哥,只有2所医院具备处理这个疾病的能力。

我们这个病毒是冠状病毒,在冠状病毒里最多排老三,第一是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第二是SARS,第三是冠状病毒。

病毒级别中P4是最厉害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全中国只有一个病毒实验室是P4,可以处理这些病毒。医院我不知道中国哪家医院是属于P4这一级的。你想如果真是埃博拉病毒,那这个病毒有多麻烦。

这次的病毒是P3,在P3里,它还是老三。P3级的病毒很多医院都可以处理了。这次的新型病毒跟SARS是“难兄难弟”,就是说它们是同一个家族,但不是同一个病。

也许老天眷顾咱们中国,之前经历过一次SARS的洗礼,现在武汉采用“小汤山医院”的模式火速建立了“火神山医院”。这都是当年非典的时候留下的宝贵经验。

另外,谢天谢地,根据目前的数据,如果不再变化的话,会比SARS和MERS还好一些,毒力会比这两个要弱。埃博拉病毒大部分得了后会死。而SARS根据最高的比例死亡率是10%,联合国最后统计是5.8%。所以你想啊,这个病毒比SARS还弱,大家就不要恐慌了。

老百姓肯定不会先关心自己会不会得焦虑障碍,肯定先关心这病毒是怎么回事儿,多危险。如果我发烧,有多大的几率会是这个病,我有多危险。所以你要掌握传染病的这些知识才能告诉他。很明显这次的病毒的毒力是小于SARS的。

衡量一个病毒是两个“力”,一个是毒力,一个是传染力。据说现在的传染力是2.5。就是一个人传两到三个人。这个疾病目前毒力比SARS低,传染力比SARS稍高一点。

现在这个冠状病毒的毒力比SARS弱,传染性比SARS强。

还有个好消息,因SARS死亡的人中大部分是青壮年,说明毒力强。现在死亡(的病患)绝大部分在武汉,其他地区死亡案例少,明显可以看得出,越远离传染中心,就越轻。死亡人群中多是老弱病残,老年人基础疾病比较多,平时身体就不太好。扛过去的大部分都是青壮年。

一个病,如果致死性强,传染性强就比较麻烦了。病毒一般都是这样的一个规律,致死性强的传染性弱,致死性弱的像流感病毒传染性就强,这样才会平衡嘛。否则的话,两个(致死性、传染性)都强,那人类就没有了。

现在隔离是对的,再过1周就可以看出效果。从发病率还有致死率来看,主要集中在湖北。现在封城、封省,湖北人民为全世界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我们要对那里头的人民充满同情。现在是要防武汉肺炎,不要防武汉人民。我们要尽量对同胞们是这种心理才是正确的一个心态。大家能帮上什么忙就帮。

如果你实在是听不懂,什么是P3、P4,那你就把这个(新型肺炎)理解成加强版的流感,绝对没有SARS厉害,更谈不上埃博拉了。随着信息的增多,后面还会再对这个病毒进行评估。

你在做咨询的第一步,不管你面对的是哪一组人群,都得先了解病毒的信息。他(来访者)把电话打进来,一定是先关心病毒的事情,你就别再吓唬他了。

不论哪组人群,特别关注的都是了解(疾病的)信息,都是首先关心病毒的事儿。

第二、口罩如何鉴别

有些人问你口罩的事情,比如N95是干什么的啊?有的是带呼吸阀,有的是不带呼吸阀的。这些简单的事情,你都得给对方解释啊,要不然他不明白。打个电话给你,你也不明白,他就对你失望,那接下来的咨询就进行不下去了。

有呼吸阀的口罩就是吸气时有阻力,呼气时没有阻力,就是别人不能传染你,你能传染别人。这种口罩一般是用来给老弱病残,有呼吸问题的人使用。但是你在医院里就不能戴有呼吸阀的,因为你呼气时没有过滤,很容易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在大道上,在自己家里,只是隔离,你戴有呼吸阀的口罩是可以的。

我们差不多打个喷嚏是6-8米的传染范围,咳嗽大概是1到2米,带上口罩就可以起到保护作用,都喷到自己的口罩上,不传播给其他人。所以遇到传染病为什么戴口罩就可以有效的原因就在这。大家都戴口罩并不是口罩本身可以挡住病毒,是口罩能挡住病毒扩散的传播途径。所以N95的意思是,可以挡住95%的细菌。

如果大家买不到N95,市面上的外科口罩也能凑合,是因为你主要是挡他喷射,所以别恐慌。

现在真正恐慌的是美国人,如果美国跟中国一样的情况就惨了,为什么呢?因为所有口罩是在中国生产的。如果美国有这个问题,中国没有口罩,那美国不就有大麻烦了。现在是因为赶上节假日,生产力不足,政府已经组织开动了,援兵很快就到,已经在调动力量开工全力生产,坚持一周,生产力就上去了。所以不要恐慌。就像加强版流感一样,在家里隔离也没那么危险。

第三、发烧与常规感冒的鉴别

最近美国乙流死了6600多人,估计要到8000多人才会结束。有1300多万人得了流感,你看它(流感)的死亡率并不高。听起来挺吓人,那是1300多万人感染,每年都要死这么多,还不到1%的死亡率。我们目前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疾病过世的人只有105人,虽然它的这劲还没有发挥出来,就算它到了高峰期,再加上现在都封城封省了,也没那么可怕。

普通感冒是在上呼吸道闹,打喷嚏、咳嗽,发烧都是普通感冒的症状。真正流感会跑下呼吸道去闹,它能引起肺炎、全身无力、头痛,咳黄痰(混合感染),也有上呼吸道的症状,那就是甲流乙流这类的,比普通感冒厉害一些。因流感死亡的人群中也是老弱病残比较多,我每年都有病人死于流感。不是因为流感本身,而是因为他有基础疾病。

如果跟普通感冒和流感做鉴别,它麻烦在也是呼吸道疾病。冠状病毒是跑到咱们的血管内皮上去闹,它的受体是ACE2(ACE:血管紧张素转换酶)。病毒以ACE2当受体混进咱们体内,把咱们弄病了,直接奔肺炎去。

这个病目前俗称大白肺,还有腹泻。那里都是内皮细胞之类的。很少有卡他症状(卡他性症状包括咳嗽、流涕、打喷嚏、鼻塞等上呼吸道症状,这也是临床常见的症状),因为它不是上呼吸道的病,不是普通感冒,也不是甲流乙流。如果你是打喷嚏、咳嗽,有卡他症状,那得恭喜你,你这看起来像是普通感冒,因为它跟季节混在一块。如果是得了肺炎,或是治也治不好的腹泻,那你得抓紧去医院。如果这种情况,也不发烧、也没有这些表现,那你就隔离就好了。大部分还是得了咱们说的流感得多,或是普通感冒。

普通感冒、流感都是上呼吸道症状比较重,只有新型肺炎下呼吸道症状比较重,因为它直接奔咱们肺去了。所以这个病毒就非常讨人厌。

这样你就清楚了“病毒是什么东西”、“那些防护设备怎么选”、“怎么跟普通感冒,跟甲流乙流做鉴别”。这样你去灾区,地震他就问你地震的事情,空难就会问你空难、烧伤、后遗症这些事情。

上面说的这些你一定要知道,否则来访者给你打电话就麻烦了。“我关心的这些事情你怎么都不知道,你不是要给我做咨询,你做什么咨询啊?”

我们这次争取做的好一点,上次汶川因为没有准备好,就出现了“防火防盗防咨询师”。因为这些咨询师大部分都是志愿者,没有任何专业能力和临床能力。在美国有这样的一个界限,志愿者的意思是不拿薪水的,志愿去服务,并不代表你不提供专业的服务。

心理咨询是一个专业的活,就像全国人民支援武汉,去的都是专业的医生,听说最近还有1000来个日本医生去,那至少他们在日本都是医生啊。你去做志愿者可以,在道德上来说你做的是好事,你初心是好的,但是你不能没有专业技能。你不能你不是医生去干医生的活,你也不能没有咨询的能力去做救济,你得有这些危机干预的技能。

这次我们要争取做好。要记住所有的危机干预,我们进去后所有的问题都跟上面的有关。如果前面的问题不是他关心的,那会围绕什么问题来问呢?

第四、面对群众情绪恐慌

尤其普通老百姓,对于感冒、肺炎他们通过新媒体了解了。他们有很多有躯体不适,什么意思?他们先观察到的,“多高的温度需要去医院?”、“我的腹泻是怎么回事?”他还是关心躯体的事情,因为躯体症状比较多。

躯体症状不多时,才能关心情绪的事儿。为什么呢?讲个笑话: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照顾八十多岁的父亲,给他洗洗脚,洗完就在那嚎啕大哭。儿子问为什么哭?他说“我怎么觉得腿都是发热的呢?完了完了我得肺炎了。”儿子就抱住他,“爸爸我不担心你的腿发热,刚泡完脚嘛!我担心你的脑子异常了。你这好几次,一发烧,一热你就哭。上次是开空调,这次是洗脚,你是不是脑子不正常。”

这虽然是个玩笑,你看他没有这些躯体症状,但是情绪上比较紧张。这个事和地震、空难不同,比如科比空难,大家都去飞机失事现场悼念,不会觉得自己危险,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知道这是直升飞机空难,电视上已经报了,就在这里坠毁,飞机都已经烧完了,不会再爆炸了,所以自然就不危险。

地震也是这样,它震完了,余震预测1天后才会有,这段时间自己是安全的,可以去救人。尽管有危险,我也能感觉到。大地震我都活下来了,剩下的余震没听说一次比一次强。一般都是一次比一次弱。我也能从躯体上感觉到。

这次疫情为什么让人恐慌到这么严重呢?

是因为你看不见也摸不着。

我这么说吧,这个病毒即使N95也挡不住,病毒颗粒那么小比口罩还小。口罩挡住的是传播途径,这个病毒比细菌还小,口罩只能挡住细菌了。你不能做一个筛孔比病毒还小,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口罩啊。你也不能完全没有孔,不然人怎么喘气啊。

这就容易诱发惊恐发作。敌人入侵,你看不见,摸不着。大道上、家里你说有没有病毒?邻居有没有病毒?电影院有没有病毒?餐馆有没有病毒?那咱看不见摸不着,这不就恐慌了吗?

有的人就变成了和焦虑有关的,因为焦虑就感觉浑身上下不舒服,然后你就放大这些(不舒服)的信号。反复量体温,我的腿怎么发热了呢?头出汗。因为人一旦焦虑就会放大身体上的感觉。你就觉得浑身上下,哪都有毛病了。这是焦虑常伴发的躯体的毛病。

有些强迫的人,有些强迫思维,不是强迫症。开始反复量体温、反复带口罩,出现强迫思维了,这么大的焦虑你当然睡不着觉了,就成了睡眠觉醒这方面的疾病。

更严重的是,你说我确实腹泻啊。实际上可能是你一紧张就腹泻,你这是紧张带来的,还是病毒带来的,你也整不清楚了,“不对吧?我刚刚对了一下症状,说这个病有头疼,那我现在头疼了。” 实际上是你紧张睡不好觉头痛,你也往这上面赖。你紧张腹泻一次也往上赖。所以你就变成了疾病焦虑障碍,总担心,有大的疾病,严重的疾病、致死性的疾病。不是这个病也是别的致死性的病在我这里。这样就不对的了。你看疾病焦虑障碍,就是过去所谓的疑病症,属于焦虑的一种啊,只是不同的章,在DSM-5里焦虑是一章、强迫症是一章、躯体障碍及相关障碍是一章,睡眠觉醒障碍是一章,基本都跟焦虑障碍有关了。

更严重的是,如果你家里不幸有人染病,如果你是武汉人,那没准亲属就有过世的呢?呦!你亲眼看见家人怎么得了这个病毒过世,医生跟你讨论病情,这最低也是适应障碍了。因为你也生活在恐惧之中。

咱们一般,如果父母因为心肌梗塞,或者车祸死亡,你到现场去,最多是适应障碍。你不太(容易)得创伤后应激障碍。可是他死在你怀里,把你传染上,那全家都要完蛋。那你想想这就太可怕了。

如果你属于那105个家庭,那真的很不幸了。如果你要问问题,问题都是与这些有关。这就是我说的情绪上带来的焦虑啊,带来的惊恐啊。

那如果你本身是个悲观主义者的情况,是不是会带来悲观厌世、抑郁。

“我们家怎么这么倒霉,已经死了一个了,是不是咱们家都完了?”这是传染病嘛,你说家里是护理你还是不护理你,隔离了就比较好些。所以一般都是家属先被感染,然后是医护人员,如果没有防护的话。这些你想想,仅这件事情对你而言是多么大的压力。

一个小区如果出现一例,那这个小区的其他的人呢?

大家会想有没有跟他去同一个超市,同一个餐馆,摸同一个电梯?这些事想想就害怕。这个准确的来说是对不正常情况的正常反应。想这些事情很容易让人绝望,所以抑郁的人容易更加抑郁。得小心精神科的人群,或者普通人群,人们很容易出现抑郁,刚才说了这些都是跟焦虑有关的症状。

除了焦虑、抑郁外,还有可能对很多事情感到很内疚。

父母生病了,你在外面不能尽孝;或者夫妻,一个在里头一个在外面,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去无回,这些都会给人的情绪上造成很大的打击和折磨。

所以你(咨询师、社工、精神科医生等专业人士)要知道怎么处理焦虑、怎么处理失眠、处理躯体症状障碍、适应障碍。

如果因为看见死人、或者参与抢救这些死人的人,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些都是跟焦虑有关,还有一组跟抑郁有关。

接下来是跟人格有关系的。一般情况下,没有刺激,没有压力的时候,他还凑合,能坚持工作啊,或者功能还好。如果有一些基础的精神上的问题,那压力一大就更完了。

一般什么人抵抗力稍强,之前心理韧性比较好

有着乐观、豁达、比较积极的心态,比较相信积极心理学教的东西的这样的人;经过CBT训练的人心理韧性也好一些;有资源的好一些,比如你家里是医疗系统的,你知道如何处理这些事情。

有时情绪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出现行为改变。比如抢医护人员的帽子,说“你为什么不跟我们同归于尽”,“你为什么保护那么好”、“为什么让我们等一个多小时”。

人在崩溃的时候,就不一定有理性了,摔啊,打啊,攻击其他人啊。他自己买不到口罩了就把别人的抢过去,甚至有人向别人吐唾沫。人在情绪极端的情况下,啥都敢干,命都不要的时候,他还怕别的吗?还好,等医院建好了,就有足够的床位了。如果排不上床,大家去抢的时候,那就是搏命了!更严重的时候会出现自杀、攻击行为。这些都是跟情绪有关。

现在医护人员才能救我们,你把医护人员干没了、干掉了,医院建好了那谁来帮大家看病?攻击医护人员都是没长脑子的。

有的人大脑本来就有点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了半疯狂状态,失去了理智,就攻击、砍伤咱们的医护人员。

除了躯体情感上的问题,你还得处理社会上的这些事。

值班的时候医生护士4小时倒班,现在有人支持了可以6小时倒一班。那老百姓你让他们居家隔离,他们会担心家人的情况。两个人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床对床的隔离。你都是在不同的医院,不同的地方。社会上平时能聚会啊、能聊天啊、能减压的事情都没了。所以老百姓的社会功能严重的有问题,那这个事情人就不利康复了。

我们好在现在有微信了,鼓励大家建立家庭群,同学群。因为现在有微信,这次比SARS好很多,现在可以网上建群,互相通气,虽然没有聚会、那就在微信里聚会了。还有视频功能,想爹想妈了,就通过这个功能去看。不至于“陷在”了武汉,即出不来也进不去,总是担心他们,那就天天视频报个平安。

这次的病毒比SARS弱,但这次经验比上次多,设备比上次强。

这次是动员没整好,前两周混乱,但是现在政府理顺了。世界上很多的城市,动员力绝对没有咱们的中央政府的动员力强,包括美国,它的医疗系统肯定比我们强,但中央政府的动员力绝对赶不上中国,一半都赶不上。如果真的要发生这么大规模的(疫情),那哪儿都瘫痪,只有在中国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你真是生对国家,生对地方,生对城市了,还生对时代了,所以才有这样的机会,剩下的就是具体怎么做,动员力,物质、交通啊这些都比较容易干,钱都能办到的事情都容易了,这些事咱中国不缺,只是没调配好罢了。

等再过一周这个传染病的高峰过了以后,剩下的都是好消息了。

这些在我看来,都是要跟大家讲一下社会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他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他就开始抱怨,“是不是咱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事实上我们在很多方面都行,不行的地方也肯定存在。

我相信如果这事儿发生在印度、巴西就完了,全国都得瘫痪,咱们国家没有那么大的困扰,就是经济上受点损失,我们肯定能复原过来。

现在有105个人去世,我们争取把人数控制在更低的水平。国家的行动力比较强,病毒比较弱,咱们这次的疫情相对好一些。

社会动员方面,老百姓知道外面是什么样,他心里恐慌就会少一些。

还有很多人有经济问题,这也是我们中央政府做得好的一方面。

十七年前在那种情况下,我们的政府不是最富裕的,他都能把疫情控制住,现在国家的经济状况好起来了,据说政府针对所有与这个病有关的,都是免费治疗。只有国家富裕起来,才肯拿出钱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次你看就没有经济这方面的问题。

过去还有没钱住院、不敢看病、怕账单把你搞垮,那病人怎么办?

得了传染病不去医院,在家里不是更危险吗?在大道上到处传播病毒。这次你看,政府首先告诉大家,新型冠状病毒政府都包底了,多穷你都能治好病。这你又少一个焦虑啊。

在世界上2/3的国家都不能保证医疗全部免费,咱们这个国家还能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赶上了好的时代。

我们国家有宗教信仰的人不多,这里提的是给美国人做的咨询,还有给老外服务的,别忘了有些时候他有宗教上的需求。

“为什么上帝不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助我啊?”、“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我是好人不得好报啊?”“为什么坏人活的长啊?”。这些人有些精神上的,我说的不是精神障碍的精神,是宗教信仰上的要求。在这里不多谈,因为我们国家绝大多数没有这个宗教信仰。所以如果遇到这样的人,你还要从宗教的角度来帮助他。比如在美国,去世前要见牧师等等,你得提供这些帮助了。

不管发生哪一种灾难,作为临床心理咨询师、还是临床社工在见到普通老百姓的时候,你得看他躯体上是什么样,有没有这疼那痒、发烧、腹泻这类的;情感上的压力,我们刚刚说的,焦虑也好、抑郁也好、有没有攻击的这种行为上的变化;社会上的,因为突然失去社会联系,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有没有一种恐惧,世界末日的感觉;经济上的,除了医疗之外,吃饭饮食上来源有没有问题,这些你都得提供帮助。这些东西你都解决好了,那心里的压力才能减轻。对于有宗教信仰的人士,不管对方是基督教还是佛教,别忘了提供类似(帮基督徒临终找牧师)这方面的帮助。

上面就是我们说的对第一群人我们怎么帮助他们,就是他们存在的问题是什么?会因为什么去找你。你首先得知道对方是什么问题,所以你才能帮助他们。

以上内容就是关于如何对肺炎恐慌下的普通人进行心理危机干预的详细解读。面相是某些命运反映在面部的一种表现,纵然命运由天注定,人生道路还是靠自己走的,人的心态行为变化,相也会跟随变化,非常时刻,在这里和国内同道交流一下,灾难后心理危机干预的事儿。毫无疑问,灾难泛指地震、空难、这次特指武汉肺炎了。除了灾难的性质不一样,这次的武汉肺炎在危机干预的方法学上没有什么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910-407-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