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患上重度抑郁症后,我沦为了弃妇

来源:心理百科2020-04-01 09:53作者:壹休网

今日我们再次讲患上重度抑郁症后,我沦为了弃妇层面的一些专业知识,由于所有人的面相不一样,因此说她们的运程也各不相同,今日呢,人们来从各个方面的,繁星们晚上好,我是繁姐。今晚的故事是一位患有抑郁症女子的,也许你可以从中看到自己,但无论如何,繁姐依然想说,这个世界上,最可靠的从来只有自己,唯有自己才不会背叛自己。方鹏拿出一,对于男人和女人有着不二的说法和看法,下面跟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繁星们晚上好,我是繁姐。

今晚的故事是一位患有抑郁症女子的,也许你可以从中看到自己,但无论如何,繁姐依然想说,这个世界上,最可靠的从来只有自己,唯有自己才不会背叛自己。

方鹏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我:“你看一下。”

他说这句话的语气就好像,吃饭啦,喝水啦,那么稀松平常。

我接过文件一看,离婚协议书。

脑海里第一反应是,他在和我开玩笑。

我试图缓和一下气氛,我把文件放在旁边的沙发上,问他:“你晚上想吃什么?”

方鹏不吃我这一套,转身拿外套和公文包出门了,关门的瞬间他丢给我一句话:“尽快签字。”

等他出门了,我才开始浑身发抖,紧接着崩溃大哭。

半年前,我母亲生病,医生说她得了失心疯,整个人有点疯疯癫癫神智不清。

父母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就离婚了,我是家中独女。

我把女儿托付给她爷爷奶奶照顾,独自回了哈尔滨照顾母亲,带她看医生。

半年之后,母亲的病情得到了控制,生活可以自理。

我本想接她到深圳一起,她不肯。我只好自己返回深圳。

不曾想,回到深圳还不到一周时间,方鹏就要和我离婚,这么迫不及待,连喘口气的机会都不给我。

我当然不依他,死活不肯离婚。

方鹏三天未归,我一个人守在冰冷的家,整日落泪。

女儿放学回来,小手帮我抹眼泪,:“妈妈,你怎么了?”

我抱着女儿崩溃大哭,我该如何告诉她,她的爸爸不要我们了。

第四天,方鹏回来了,我先哭又闹,到后面又苦苦哀求。

方鹏怎么样都不肯松口,只说:“现在痛痛快快的签字离婚,按照协议书上写的,香蜜湖的房子归你,女儿归你,每个月给你2万的抚养费,那部奥迪归你,还有500万银行存款,如果你不肯签字,我会让你什么都拿不到。“

我一个家庭主妇,多年不曾工作,自然斗不过财大气粗的方总,我用残存的理智咬咬牙,签字了。 香蜜湖的房子价值千万,多少人奋斗一辈子都买不起。

方鹏,对我也算大方,差不多把大半身家都给了我。

离婚后不久,我就知道了,方鹏为何急着和我离婚。

就在我回哈尔滨的那半年,他搭上了一个小姑娘,或者早就搭上了,现在那位小姑娘已经怀孕了,着急上位,所以方鹏急着和我离婚。

其实我回老家的半年,已经有预感到了,他对我的态度日渐冷淡。

我从高中就开始在一起的男人,我有什么不了解的。

我和方鹏当年也算是才子佳人的典范。

我们高中就开始恋爱,然后考上同一所大学,我读会计,他读国际贸易。

毕业后,我开始工作,他继续读研。

方鹏研究生毕业后,我们那时候没什么钱,回我们老家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

我们北方人最要面子,可是我体贴方鹏没钱,一分钱彩礼没要就死心塌地的嫁给了他。

为此我妈还生了我很久的气,骂我傻,让她在亲戚们面前没面子。

我当时还安慰她,过日子是自己的,管别人怎么说。

结婚后,方鹏得到了去公派读博士的机会。

我支持他的梦想,继续在一家公司当会计,赚取我们日常的开销。

那时候我们还很穷,他在法国读了三年书,我只去看过他两次,因为机票太贵了。

晚上我们约他同学在院子里烤肉。

有次买泡面里面有两个蔬菜包,我都高兴了好久。

还有一次我特别想吃方鹏学校附近的一家自助餐,价格不贵,可是我还是舍不得。

方鹏说:“没事,老婆,你去吃,我在外面等你。”

我最后当然没有进去,我做不到自己一个人在里面吃独食。

我准备回国的时候,方鹏拿着他去餐厅当服务生,还有兼职卖红酒的钱带我在法国以及周边城市游玩。

现在想想那竟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

方鹏回国后,进了一家上市公司,他聪明又勤奋,一步步往上爬,只用了三年时间,就当成了了他们公司的顶层,收入翻了无数倍。

那时候房价还没那么高,方鹏先是在市区买了一套三居室。

女儿出生之后,他送了一部奥迪给我,说是带孩子出去玩方便。

方鹏父母过来帮我带孩子,我们住在一起,难免有一些摩擦。

深圳一半时间都是夏天,他爸也不管我这个儿媳妇在家,经常穿着个大裤衩在家晃悠。

有时候我在房间喂奶,他门都不敲就进来了。

我想找方鹏抱怨一下这些问题,可是还没聊几句,他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过来了。

方鹏越来越忙,收入也越来越高。

经常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了,他早上起床去上班,我还没睡醒。

我整天和他年迈的父母,还有年幼的孩子在一起。

我经常觉得很压抑,我们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经常吵架。

有一次我又和方鹏吵架了,我一怒之下把孩子丢在家,约了几个闺蜜一起去唱歌。

晚上12点多,方鹏过来接我回去,没吭声。

早上醒来,我收到他发来的信息:

“老婆,我知道这段时间和我父母住一起你受了很多委屈,我准备在我们住的小区再买一套房子,我父母搬过去住,家里可以请个阿姨帮你带孩子,你想工作也可以去工作,不想去老公也养得起你。

建议你一个月看一本书,然后我和你聊读书心得,这样我们可以多一些交流。”

方鹏的信息让我心里很暖,原来他一直都有考虑到我。

他很快在我们小区买了一套二手房,已经装修好了的。

公婆还算满意,搬过去住了。

那时候女儿已经2岁了,也很好带,我舍不得把她交给阿姨,还是决定自己在家带她。

但是方鹏让我多看点书,我却没有做到。

我的理由是我要看孩子,没时间也没精力。

我没意识到我和方鹏已经渐行渐远了,他身边都是各种院长,企业家。

而我身边就是各种宝妈,以及以前公司的同事。

方鹏带我去应酬过几次,可是他们聊的话题我都听不懂。

他们带过来的老婆和我聊投资理财,聊名表名包我也不懂。

之后方鹏就不肯带我了。

方鹏的收入越来越高,我们住进了全深圳最贵的小区,他每个月给我2万的生活费。

家里还请了保姆帮忙,我每天只需要和朋友们吃喝玩乐。

我也想过去上班,可是当时的我已经瞧不上一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了,宁愿在家闲着。

一开始也是快乐的,再也不用买一件衣服都要考虑好久,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 时间久了,方鹏和我越来越没有话说,经常我开口和他聊孩子的事儿,他就不耐烦。

他聊他的工作,我又不懂。

我们经常吵架,甚至女儿凑上去和他聊天,他也不耐烦。

女人一闲就喜欢胡思乱想,我经常在方鹏和我说他在加班的时候打电话给他,强迫他和我接视频。

方鹏出去出差,我也是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打,有一次一直把他打到电话没电。

我变成了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

我自己都讨厌那样的自己,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知道我母亲得了失心疯之后,我想我是不是也或多或少遗传了我母亲的毛病,因为方鹏和我吵架的时候也经常骂我神经病。

也许我真的有问题。

离婚后,我才明白,不管我有没有问题,方鹏的心早就不在我们这里了。

我不怪他离开我,可是我想不通他为什么可以那么轻易的舍弃我们的女儿。

我陷入了极度的悲伤之中,闺蜜们都轮流过来陪我,给我介绍对象。

可是我见了,一个都不喜欢,觉得谁都比不上方鹏。

有一天晚上,女儿睡了,我看着我们一家三口的合影,越想越难过,我忍不住拿起了小刀割向了我的手腕……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

我才知道,是家里的阿姨发现我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赶紧打电话给方鹏,他赶过来把我送进了医院。

后面经医生诊断,我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方鹏打电话给我妈妈,告诉了她我离婚的事儿。

我妈妈搬来深圳和我同住,看着我,怕我再度自杀,同时也陪我治疗。

那真是一段艰难的日子,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想哭,想离开这个世界。

身边的朋友大多数都很忙,有自己都工作,也不能总是过来看我。

我每周向心理医生报到,还有各种仪器治疗,中药调理,差不多一年后我才开始没有想自杀的念头。

又治疗了一年,医生告诉我我已经康复了,但是要注意调节心情,不能受刺激。

这两年我一直住在租的房子里面,因为香蜜湖的房子里面太多我和方鹏的回忆,医生建议我换个环境。

我卖掉了香蜜湖的房子,然后在南山买了两套。

一套自己住,一套出租。

我想让自己忙碌起来,可是我多年不工作,找工作哪里那么容易。

我报了几个培训班,两年时间考了四个证书,同时还练瑜伽,舞蹈。

学习和运动真的很能治愈一个人,我感觉这两年我彻底脱胎换骨了,再也不是那个怨声叹气的我了。

想想自己当初还真是太蠢了,把整个心思都放在方鹏以及自怨自哀上面,忽略了自己的成长,也忽略了女儿的成长。

活该方鹏要和我离婚。

我去了一家上市公司做财务,每天过得忙碌而又充实。

女儿已经读小学了,我每天下班回来陪她写作业,听她讲学校里面的事儿。

母女两个经常出去约个会,看看电影或者吃点东西。

我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

朋友见到我都惊呆了,纷纷夸我看起来就是个时尚的都市女郎。 不少男人开始追求我,其中一个最是殷勤,也是离过婚,比我还小一岁,每天开着他的保时捷守着等我下班接我。

我还在犹豫,因为我现在很享受我单身的生活。

女儿也习惯了只有我和她的生活。这几年经历了家里的各种变故,她比同龄人更加的敏感和懂事。

这两年她开朗了很多,方鹏还没离婚的时候,女儿的性子很胆小自卑,方鹏不喜欢她,总是说她像我,性格很怪。

他们父女本来就不亲,所以离婚对女儿的影响不大。

这两年我花了很多心思陪伴她,她现在性格,成绩,情绪都还不错。

有一个周末,我和女儿去看电影,放映的时间还有20分钟,我和女儿在电影院门口的椅子上吃爆米花。

一抬头,竟意外的看到了方鹏。

以及他的儿子。

当时还是莫名心塞了一下,因为方鹏从来没有单独带过我女儿看电影。

女儿也看到他了,小声的和我说,看到爸爸了。

这几年,爷爷奶奶偶尔会把女儿接走过周末。

有时候女儿回来会告诉我,爸爸也去爷爷奶奶家一起吃饭了。

听说那个女人又给方鹏添了个儿子。

自从上次方鹏把我送进医院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我想他肯定像见到瘟神一样怕见到我,怕我又在他面前闹,怕我缠上他。

大概是感觉到我们一直盯着他们看,方鹏也看到了我。

当时的我,画着淡妆,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小高跟,卷曲的长发随意的披着。

方鹏当时明显错愕了一下,好多年不见,他明显老了,头发少了,脸上的皱纹多了,皮肤也不似当年光滑。

他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冲我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

我站起来让女儿叫爸爸。

女儿见到她爸爸也是很平淡,礼貌的叫了声爸爸。

方鹏问她,:“最近乖不乖?”

“挺好的。”

方鹏不知道再说什么,又看着我:“你怎么样?”

“挺好的。”我冲他笑了笑,尽量表现得优雅自信。

他看着我,眼神里有打量和欣赏。

“你们看什么电影?”

“冰雪奇缘。”

“噢”

然后是沉默,像两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告诉他电影要开始了,和他道别之后牵着女儿离开了。

我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我早就不是那个大哭大闹动不动割腕自杀的我了。

一直一来,我都耿耿于怀。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我像个弃妇一样满脸绝望的样子,终于六年之后让他见到了独立自信的我。

我曾经恨过他,恨他那么毅然决然的弃我而去,恨他在我重度抑郁的时候对我不闻不问,恨他有了儿子就不管我们的女儿。

今天,我彻底释怀了,仔细想想他也不是那么无情无义,至少在经济上没有亏待过我。

前几年我治病花了很多钱,现在坐拥两套房产,下半辈子都不用发愁。

当然他过得更好,但那也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

以后我的幸福,由我自己决定。

以上内容就是关于患上重度抑郁症后,我沦为了弃妇的详细解读。面相是某些命运反映在面部的一种表现,纵然命运由天注定,人生道路还是靠自己走的,人的心态行为变化,相也会跟随变化,繁星们晚上好,我是繁姐。今晚的故事是一位患有抑郁症女子的,也许你可以从中看到自己,但无论如何,繁姐依然想说,这个世界上,最可靠的从来只有自己,唯有自己才不会背叛自己。方鹏拿出一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910-407-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