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络视频心理咨询,瞒着家人怎么做?

来源:心理百科2020-04-01 09:52作者:壹休网

今日我们再次讲网络视频心理咨询,瞒着家人怎么做?层面的一些专业知识,由于所有人的面相不一样,因此说她们的运程也各不相同,今日呢,人们来从各个方面的,复工了。现在这个形势,很多面对面的心理咨询都只能停下来,转成网上的视频见面。但是咨询关系跟网上开个工作会议不一样,除了技术层面的保障之外,还有一些特别的设置,需要在未来一步一步,对于男人和女人有着不二的说法和看法,下面跟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复工了。现在这个形势,很多面对面的心理咨询都只能停下来,转成网上的视频见面。但是咨询关系跟网上开个工作会议不一样,除了技术层面的保障之外,还有一些特别的设置,需要在未来一步一步建立和完善。今天我想先谈一个具体问题:

和家人住在一起的来访者,如果只能在家做咨询,如何保证空间的独立性?

我问了一圈,发现这种情况还不少。有咨询师吐槽,有一次他和来访者视频咨询,做到一半,来访者突然说:「我老公回来了。」啪,就挂了。

?????

跟这个类似的,还有在咨询前一秒才发来:「今天我父母在家,不方便……」,预约下次的咨询却定不下时间:「不知道家里人什么时候出门」,都是瞒着家人来求助的。有一位同事还遇到过更狗血的剧情,她有一个咨询做到一半的时候,来访者家人推开门凑到屏幕前:「你跟谁聊天呢?」她一看来访者的神色,就觉得自己最好别回答。可是不回答,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来访者说谎么?

太尬了。

有的来访者不想让家人知道,就去咖啡馆或者公园,讲话大声一点都怕被别人听见,更不用说投入到此时此地了。种种不方便,一次两次还可以忍,这样的次数一多,咨询师也很困扰:你临到咨询前通知我家里有人,需要改期,我答不答应?总答应,设置就坏了。不答应,来访者又可能脱落。

所以这种情况,还是有必要认真处理一下。

面对面的咨询有一点好,就是由咨询师提供稳定的空间。最起码,是一间安静的屋子,没有人闯入,不用担心隐私,你的家人也不会在咨询室门外偷听你说什么。你知道这对咨询体验多重要,但是来访者不需要操心。这样做不做咨询就是他一个人的事了,出钱出时间就好,不需要提供别的。

但是做网络视频咨询,来访者就要提供场地。

有人觉得场地还不好办,又不用什么特别的布置,随便找个会议室,门一关就做了。但现实点说,有多少人可以找到一个地方,在每周固定的时段,能够保证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想说就说,想哭就哭,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打扰?一次两次好办,想要一直找到这种地方,恐怕也不容易。

所以,大多数人都在家里做咨询。

但只要家里还有别人,咨询就和家人发生了联系。咨访双方现在都还没有严肃对待这个问题。来访者心里马马虎虎想一想,觉得「家里应该还好」:反正把门关上就好,反正家里人多数时候也不管自己在做什么,反正他们经常不在家……总而言之,虽然不能完全保证独立性,问题不大。

可是问题不大,不等于这个设置足够安全。

这就是为什么,我建议所有平时做面对面咨询的同行,在这段特殊时期转成网上的咨询以后,务必要和在家里视频的来访者讨论这个问题:

「你家人知道你正在做咨询吗?他们可以帮你一起保护这个咨询的空间不受干扰吗?」

把它作为初始访谈的常规议题,多花点时间确认,很有必要。毕竟你把咨询做进了别人的地盘,那里发生的一切变量,都跟你的工作有关。


作为咨询师,你「进」来访者的家里咨询,你就要时刻记住那里还有别的主人。就算来访者保证:「跟他们没关系」,你仍然要从专业的角度考虑:为什么来访者不去面对家人潜在的影响?也许来访者只是懒得解释,觉得太复杂没必要,也许来访者觉得和家人说这个有点别扭,也可能他说过但是得不到理解,或者觉得这事不重要,毕竟也没做什么亏心事……但咨询师要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有人在你工作的时候,随时有权(哪怕事实上没有,但仍然有这种可能)干扰你们的工作空间。而这个人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的存在。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文章开头说的种种尴尬,往往就从这里埋下了种子。在我采访的咨询师里,好几个人都提到,来访者的家庭起居影响到了咨询关系的稳定。有些长程咨询,因为家庭成员的变化不得不暂时中止。就在最近,还有些来访者不得不推迟网络咨询的预约(因为疫情期间家人不出门)。

让我说得再直接一点吧——

如果来访者和家人住一起,又只能在家里做咨询,其实就不存在纯粹意义上的「个体咨询」了。这是所有咨询师和来访者都只能面对的现实。

听起来不太爽,但没法不承认。

承认之后,作为家庭咨询师,我想分享一些经验,希望对于做个体咨询的同行也有帮助。我们做家庭咨询的,面对这种情况很多年了。从第一次来访开始,一见就是一家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对怎样「争取家人配合」有一些心得。

1,最简单的一步,把需求说出来。

如果只是个体咨询,不妨请来访者直接告诉家人:我每周这个时段有重要的视频谈话,就在这个房间。需要你们支持:我关着门,谁都别进来。

这是最核心的信息:我现在在做什么,需要你们怎么做。信息要尽量清楚和简洁。如果再加一句,那就是:「你们的支持对我很重要,拜托了!」

2,更具体地解释。

有时候,说出上面的话就够了。不必再向家人解释什么是心理咨询,咨询师是谁,以及为什么当初我会去预约心理咨询。一旦他们理解这是你个人的事情,只需要他们做好配合的角色,他们就可以照办。这是家庭边界相对正常的情况。

但也有家人不配合的情况。非但不配合,反而还要干涉你:「什么谈话,这么神秘?」「为什么不能让我们听啊?」(所以来访者从一开始才不想让他们知道)。这时候就要更开诚布公的沟通,让家人理解来访者在做什么,怎么做。

话又说回来,心理咨询比较小众,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正确认识。有人觉得接受咨询的人都有病(你又没病,做那个干啥),有人觉得咨询在骗人,还有人担心做咨询会让你越来越不接地气,对家人的脾气越来越差……这些误解以前可以置之不理,现在不得不认真面对了,为了取得支持。

3,考虑家庭会谈的可能性。

必要的时候,咨询师可以安排一次跟来访者家人的会谈。直接请全家人坐到屏幕前,让他们认识你,了解你的资历和训练,你的工作具体在做什么事,你会用怎样的方法帮助当事人,可能带来哪些改变。让他们理解这是为了帮助他们家更好。有些话来访者自己说可能没用,你说会更有说服力。

你可以问问不同家庭成员对咨询效果的期待,对咨询有哪些担心,澄清一些误解(不,咨询不会让你的孩子变得更暴躁,它是会鼓励情绪的表达,但最终的方向会帮助他的情绪更健康,更成熟,更适应社会。)你要了解不同的家庭成员希望看到的变化是什么,哪些话题他们不希望在咨询里碰触。这是家庭咨询的技术,叫做「多边结盟」。你要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就要同时照顾更多人的利益。

家庭会谈不等于「给全家人做咨询」,而是通过和一家的沟通,为「单个人的咨询」创造更好的条件。来访者可以用这样的话邀请家庭成员:

「这是我给自己做的咨询,需要你们支持,所以咨询师想请你们一起来讨论一下,把这个咨询的好处和风险讲清楚。这样你们也可以更放心。」

通过家庭会谈的过程,咨询师往往也能获得更直观的家庭关系信息,有利于咨询进展。

4,不要假装家人不存在。

正式咨询的时候,每次连线成功,咨询师都可以花一两分钟确认一下现场:你是在家里吗?家里还有其他人吗?门有没有关好?他们知道你在做咨询吗?会不会这段时间有什么事打断你(尤其是有小孩)?需要再准备得充分一点吗?

家人就在「咨询室」附近,具有潜在影响这个咨询的可能性。那不如明确地承认他们存在,你和来访者都会在这个空间体验到更多的稳定感。

5,创造性地利用家庭。

无论如何,「家庭成员近在咫尺」这个事实本身,一定会对咨询造成影响。与其否认,不如从中发掘一些可利用的价值。——比如,这样就可以即时获得家庭成员的反馈。这一点怎么用,取决于具体的流派。也许是时候开发一些新技术了。

(获得家庭成员反馈的干预应用一例:《心理干预的经济学丨反馈实验006》,第3个干预)

另一方面,假设家庭成员偶尔感受到他们参与到咨询里,对咨询有推动作用,他们对咨询的态度很可能会更正向。这是一个良性的正反馈循环。

6,承认现实条件的制约。

尽管解释了这么多,可能还会有来访者觉得不服气:「咨询本来是我一个人的事,干嘛要扯上家人?为什么不能我自己说了算?」如果你不得不在家里做咨询,同时还相信自己应该一个人说了算,那你可能是没法面对这样一个现实:

「现阶段,我还没有足够多的资源,我在有些方面不得不忍受家人对我的限制。」

(毕竟,「搬出去住」大法,解决一切烦恼。)

很无奈,很失望,但这就是现实。在现实面前的无力感,是可以拿出来和咨询师讨论的。

7,警惕与来访者的「共谋」。

有经验的咨询师都知道,咨询关系的重要议题,往往在建立设置最初就有所显现。假如你的来访者始终没办法和家人取得合作,预示着这可能就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需要在咨询里解决。当然,要有合适的时机。不一定非要来访者马上面对,但咨询师要心里有数,不要对问题视而不见。

「假如跟家人提起咨询让你感觉到有压力,可以暂时不做。但我希望和你讨论一下这件事给你的压力本身,你觉得可以吗?在你准备好的时候。」

有时咨询师会出于照顾来访者,或是怕麻烦,或是太想留住这段咨询,轻易接受了来访者的一些特殊设置。这就意味着认同了来访者的某些假设:「他的家人就是没法沟通」,「她只能背着老公做咨询」,「他不能大声说话,因为父母就躲在门外」。网络视频咨询尤其可能制造这样的复杂性。一定程度上的妥协是必要的,但不是全面退让。至少让这些议题可以说出来,被看到。否则不但会影响咨询关系的稳定性,咨询师也在暗暗地与来访者「共谋」,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我同意,你们家的情况太难搞了,我们最好别碰它了。」

8,妥协的底线。

说到对设置的妥协,从家庭咨询的经验来讲,有一条底线,就是不能和来访者一起说谎。有的来访者为了应付家人,要你伪装成他的同事、朋友,有的希望你用权威的身份帮他影响家人。还有来访者要你一起圆谎,换取家人对咨询的合作(比如,谎称咨询「不收费」)。这时候坚决不能松口。

实事求是,直面问题,这是咨询应有的态度。否则一方面会让咨询关系变质,另一方面还可能影响到咨询师的职业生涯,产生伦理和法律风险。

以上说的,也都是一些可能性的探讨。说到底,网络视频咨询是一种新生事物,我们对它的理解还不充分。在最极端的情况下,有些来访者会说:我就是只能瞒着家人做咨询,就必须承受他们时不时的干扰,这就是条件,我也不接受讨论。假如你非要我讨论,那我不来了。——这种情况大概也会有,我接触的咨询师里,有人觉得也可以接这种咨询。他们对网络设置下的不稳定性有更高的耐受力,更多的处理技巧。也好,只要心里有数,咨询师做到什么程度,可以有自己的定位和边界。

抛砖引玉吧。大家做网络视频咨询的过程中,如果有其他问题,欢迎留言,我们一起讨论。

(感谢以下咨询师对这篇文章做出的贡献:刘丹、赵丽珠、张春、叶茂盛、邢学玮、何晓)

以上内容就是关于网络视频心理咨询,瞒着家人怎么做?的详细解读。面相是某些命运反映在面部的一种表现,纵然命运由天注定,人生道路还是靠自己走的,人的心态行为变化,相也会跟随变化,复工了。现在这个形势,很多面对面的心理咨询都只能停下来,转成网上的视频见面。但是咨询关系跟网上开个工作会议不一样,除了技术层面的保障之外,还有一些特别的设置,需要在未来一步一步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910-407-802